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荡到了高点
淫荡到了高点

陈伯你先坐会,我去房里换件衣服。

  「太太那你赶快去换,免得感冒就不好了。」

  妈妈说完便转身上楼,陈伯看见妈妈走上楼,胯下的家伙早已不安份,眼前
又是一个好机会,哪肯这幺轻易的放过,于是偷偷跟在妈妈的后头,一付贼头贼
脑的样子。

  妈妈好像知道陈伯跟在她的后头,一进房里,连房门也不关,便将身上的洋
装给脱下,接着解下了胸罩,正准备拉下丁字内裤时,在门外看着妈妈宽衣解带
的陈伯再也按耐不住,冲进房里就从背后抱住妈妈。

  「啊!!!」

  「太太你别怕,是我啦。」

  「陈伯,你吓我一跳……」

  「对不起,太太实在太性感,我忍不住了。」

  「陈伯别这样,窗户还是开着的,万一被邻居看到那……」

  陈伯哪肯放手,两手往上一托,就把妈妈胸前那对大奶子捧在掌上,开始轻
轻的搓揉起来,陈伯两手摸揉妈妈的奶子,还不忘裤裆里的棒子,不停地磨擦着
妈妈的屁股。

  妈妈被陈伯半推半拉到床上,此时妈妈全身就只剩下一件丁字内裤,陈伯像
狼一般的扑向妈妈的胴体,整颗脑袋瓜子就贴在妈妈那对奶子上,左右磨擦了起
来,陈伯抬起头便一口含住妈妈左边的奶头,开始用力的吸吮,右手还不停搓揉
着妈妈右边的奶子。

  铃……电话响起,妈妈一把推开了陈伯,坐到床沿接听起电话,陈伯哪管那
幺多,跑到床下去,一手拉开裤子上的拉鍊,掏出里面早已充气饱饱的棒子,就
在妈妈的侧边打起手枪来,另一手也没闲着,仍然卖力搓揉着妈妈的奶子。

  没想到这个动作让妈妈惊呼一声,一脸怒气冲冲,这可把陈伯给吓到了,站
到妈妈的面前动都不敢动,一直到妈妈讲完电话,陈伯赶忙连声道歉,妈妈低头
看着陈伯被吓软的棒子,不由得噗嗤一笑,陈伯看到妈妈笑了,也大大松了口气。

  妈妈对陈伯说,她刚才跟她老公讲电话,陈伯竟然在她的面前打起手枪,让
她觉得对老公过意不去,所以才会……。

  陈伯连忙点头,还说下次不会在她讲电话时,做这幺不礼貌的动作,妈妈点
点头,便说她待会还有事要外出,陈伯心想棒子都软掉还玩什幺,只好鼻子摸摸
整理好服装仪容,头低低的走回家。

  陈伯伯的功夫1妈妈到附近的超商买了些冷饮,没想到乌云密布的天空下起
午后雷阵雨,雨下的又快又大,妈妈跑回大门口时,半个身子已经是湿淋淋的,
隔壁的陈伯见状当然毫不考虑跑来帮忙,撑了把伞两人你一包我一袋的进了屋子。

  「陈伯!谢谢你!」

  「玲秀!你别跟我客气,大家都这幺熟了。」

  「我拿毛巾让你擦擦!」

  妈妈递给陈伯一条毛巾,便要陈伯稍坐一会,然后倒了杯水给陈伯。

  妈妈身上的洋装已经让雨水浸湿,几乎是和身子贴在一起,陈伯两只眼睛盯
着妈妈胸前那对硕大的奶子,好色的陈伯哪受得了这等美景,一连喝了好几口水,
喝水之余也顺便吞了好几口口水。

  「陈伯!你先坐会,我去房里换件衣服。」

  「玲秀!那你赶快去换,免得感冒就不好了。」

  妈妈说完便转身上楼,陈伯看见妈妈走上楼,胯下的家伙早已不安份,眼前
又是一个好机会,哪肯这幺轻易的放过,于是偷偷跟在妈妈的后头,一付贼头贼
脑的样子。

  妈妈好像知道陈伯跟在她的后头,一进房里连房门也不关,便将身上的洋装
给脱下,接着解下了胸罩,正准备拉下丁字内裤时,在门外看着妈妈宽衣解带的
陈伯再也按耐不住,冲进房里就从背后抱住妈妈。

  「啊……」「玲秀!你别怕是我啦!」

  「陈伯!你吓我一跳……」「对不起!玲秀你实在太性感,我忍不住了……。」

  「陈伯!窗户还是开着的别这样,万一被邻居看到那……?」

  陈伯哪肯放手,两手往上一托,把妈妈胸前那对大奶子捧在掌上开始轻轻搓
揉起来,陈伯两手摸揉玲秀的奶子,裤裆里的棒子仍不停地磨擦着妈妈的屁股。

  妈妈被陈伯半推半拉到床上,全身就只剩下一件丁字内裤,陈伯像狼一般的
扑向妈妈的胴体,整颗脑袋瓜子就贴在那对奶子上左右磨擦起来,陈伯抬起头一
口含住左边奶头,开始用力的吸吮,右手还不停搓揉着右边的奶子。

  「铃……」电话响起,妈妈一把推开了陈伯!坐到床沿接听起电话,陈伯哪
管那幺多跑到床下去,一手拉开裤子上的拉鍊,掏出里面早已充气饱饱的棒子,
就在妈妈的侧边打起手枪来,另一手也没闲着,仍然卖力搓揉着妈妈的奶子。

  没想到这个动作让妈妈惊呼一声,一脸怒气冲冲,这可把陈伯给吓到了,站
到妈妈的面前动都不敢动,一直到妈妈讲完电话,陈伯赶忙连声道歉,妈妈低头
看着陈伯被吓软的棒子,不由得噗嗤一笑,陈伯看到妈妈笑了,也大大松了口气。

  妈妈对陈伯说,她刚才跟她朋友讲电话,陈伯竟然在她的面前打起手枪,让
她觉得对朋友过意不去,所以才会……。

  陈伯连忙点头,还说下次不会在她讲电话时,做这幺不礼貌的动作,妈妈点
点头,便说她待会还有事要外出,陈伯心想棒子都软掉还玩什幺,只好鼻子摸摸
整理好服装仪容,头低低的走回家。

  夜里下起了大雨天气凉快清爽,陈伯又来串门子和妈妈在客厅看电视,陈伯
大概觉得无趣便跟妈妈说起网路上许多好玩和好看的,两人聊网路还真聊开了,
有说有笑。

  「玲秀!乾脆到我家去上网好了!」

  「不用啦!我房里也有电脑。」

  「那就到你房里上网好了,网路上有很多好看的。」

  「好啊!那我们走吧!」

  妈妈还特地倒了杯加冰块的饮料给陈伯!两人就开始上网看好看的。

  原来陈伯所谓好看的,就是色情网站里的图片,看了好一会,妈妈起身说要
上厕所便往浴室走去。

  陈伯早就被张张色情图片搅得欲火上身,妈妈前脚一踏进浴室还来不及关门,
陈伯在门外全身早已脱个精光,从背后双手抓住妈妈丰满的奶子开始用力揉搓着,
妈妈做了点挣扎,拨开陈伯的双手。

  「陈伯!你别这样!」

  陈伯哪听得进妈妈的话,一面称赞妈妈人长的美丽身材又好的唬烂吹嘘,说
妈妈是他今生梦想,他最爱的女人,一面又说他过了更年期,已经是性冷感他可
怎幺办,就这样软硬兼施的让妈妈不得不屈服。

  「陈伯!那你要遵守我们的约定……」陈伯一个劲的猛点头,便开始将妈妈
上衣的衣扣一一解开,妈妈穿着白色的蕾丝的胸罩,白色的胸罩撑托着妈妈雪白
的奶子,陈伯两手伸入胸罩里,用手揉搓着妈妈柔软的奶子,还不时用两根指头
挟起奶头。

  陈伯不等妈妈开口,一把便将胸罩给拉扯了下来,妈妈胸前那对36d的奶
子好像早就等不及,胸罩一被拉下便弹了出来。

  「啊……别这样……」妈妈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着,陈伯更是紧紧抓住妈
妈那对豪乳,不停的搓揉。

  「玲秀!你真的好美,不仅身材好皮肤保养的更好。」

  「陈伯……你……」妈妈被陈伯这幺一赞美心里满是欢喜,毕竟都快三十五
的人了,陈伯趁机腾出了一只手,直接往妈妈的裙里摸去。

  「玲秀!我以前学过要穴美容,你要不要试试?」

  「要穴美容?好专业喔!没想到陈伯连这个也会。」

  「还好啦!就当做报答你平常对我的好。」

  「陈伯!别这幺客气。」

  陈伯坐到妈妈的身旁拉起妈妈的左手,开始讲解要穴美容,姆指轻按妈妈手
背虎口处,喃喃念道这叫合谷穴,可以主治头面的一些疾病,然后将妈妈的手肘
曲成九十度,轻压在肘头外方,这叫曲池,有调和气血的功用,接着旁边是尺泽,
妈妈左手被陈伯一阵推揉,感觉还蛮不错。

  陈伯拉过茶几,要妈妈将两脚伸直平放,陈伯坐到茶几上,手往妈妈小腿内
侧踝尖三寸处,对着妈妈说,这是三阴交,对妇女月经不调,很有帮助的,妈妈
也不知陈伯是说真的还是假的,但看陈伯一脸正经,加上穴道被陈伯一阵揉押感
觉蛮舒服,于是夸赞起陈伯,陈伯笑笑说没什幺,他算是业余的,妈妈还要陈伯
不要谦虚。

  「玲秀!三阴交搭配水注疗法更有效果。」

  「那好啊!要怎幺搭配?」

  「用淋浴的莲蓬头就可以。」

  妈妈一听觉得简单,便带着陈伯到卧房的浴室,妈妈怕会弄湿衣服,于是裹
上浴巾走进浴室,陈伯要妈妈跪在地板上,然后让妈妈双手扶着浴缸边沿,打开
莲蓬头水流如柱的喷向妈妈脚底,妈妈原本觉得这种姿势有些不雅,但脚底受到
水柱的冲击力,身体倒是觉得莫名的舒畅,也就不再想它。

  陈伯持续了好一会,水柱移到妈妈的大腿后侧,妈妈正觉得这比用手按摩穴
道还来得舒服,像是在做spa,陈伯的手已经拉高妈妈的浴巾,水柱冲向妈妈
的屁股,陈伯更将莲蓬头贴近妈妈的股沟上下的缓慢移动,妈妈丁字内裤已经湿
透。

  妈妈没有说什幺,陈伯索性拉开妈妈身上的浴巾,妈妈的身上的屏障就剩胸
罩和丁字内裤,陈伯也不碰妈妈的身体,水柱仍上下冲蚀着妈妈的股沟,妈妈想
喊停但好像又有点不舍,陈伯将水柱移到妈妈的下体,隔着丁字内裤,水柱开始
冲击妈妈的小穴,一手摸起妈妈的大腿内侧,还不时低下头亲吻妈妈肥美的屁股。

  「嗯……」不知道妈妈是否被水柱冲昏头,开始发出嗯嗯的声音,陈伯拿起
妈妈刚刚被脱下的浴巾,一个劲的用水给喷湿,陈伯将莲蓬头放到地板上,用浴
巾来固定它,水柱不断冲激着妈妈的小穴处,妈妈双脚的距离开的更大,屁股也
渐渐的上下的挪动起来,陈伯已在一旁将身上的衣物褪个精光,缓缓贴近妈妈,
陈伯跪在妈妈的背后,双手扶着妈妈的细腰,让妈妈由跪姿改成蹲姿,妈妈顺着
陈伯,整个后背贴在陈伯的胸前。

  陈伯左手来到妈妈的胸前,手掌压在胸罩上,轻轻揉起妈妈的一对大奶,右
手牵起妈妈的右手手指,伸进丁字裤,妈妈的手缩了一下,蹲姿让水柱更冰冷无
情的冲击妈妈的小穴处,虽然还有内裤的遮盖,但酥麻难耐的身体反应,妈妈还
是投降了。

  「啊……好……冰……嗯……」「玲秀!三阴交配合下阴会让全身更舒畅。」

  「嗯……我……嗯……」妈妈的手指开始进出自己的小穴,屁股上上下下,
陈伯跪在着妈妈身后,两手手掌扶着妈妈的两片股肉,配合着妈妈屁股的摆动,
妈妈的左手反手勾住陈伯的脖子,陈伯紧紧搂住妈妈的细腰,让妈妈身体的更有
支撑。

  「嗯……啊……嗯嗯……嗯……嗯……来了……啊……啊……」妈妈已经浑
然忘我,陈伯手指抽插的速度更快,妈妈嘴里的呻吟此起彼落,陈伯左手从妈妈
的颈子移到浴缸边沿,一手辅助身体一手攻击身体,陈伯还将水流开到最大,妈
妈屁股不停的摇摆奶子的上下晃动,淫荡到了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