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幻乱修录
魔幻乱修录

“妈,你和小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李馨雪的这句话让母亲李香云和弟弟李银剑一时都呆住了
三个光着身子的亲人坐在草地上,想着各自的心事。
几个小时前他们一家还坐在自家车里……
 …………………………
“小雪……你有男朋友了吗?”这个时间车辆极少,可大雾让李香云的驾车速度极慢,看样回家的时间要耽搁了。
偷偷瞥了弟弟一眼,李银剑正望着车外的大雾发呆,“没有!”
趁这个机会李香云又关心起女儿的终身大事,“年龄也不小了,你周姨单位有个小伙子不错,上次她就让我给你说,让你们见见……”
母亲有半年多没提起这些事了,李馨雪的心情突然有些烦躁,“妈,没有男人也照样过日子,你离婚这幺久不也都……”
以往都应对自如的李香云这次却微微有些窘迫,“怎幺能和妈妈比,妈都这幺……老了……”
李银剑在母亲和姐姐刚开始'男朋友'的话题时就结束髮呆了,很久以前就对姐姐的'男'朋友敏感,现在听到这些更是有别样的心情。 注意力转回车内,李银剑的眼睛总是不停的扫过姐姐的丝袜美腿,正是因为克制不住才望着车窗发呆。
李馨雪更喜欢休闲装,穿上长裤和运动鞋,可是看着弟弟搓动着的手指,李馨雪对自己的超短裙和肉色丝袜非常满意。 以后也许更喜欢这样的打扮,或者是别的……李馨雪有些出神的想着。
“小剑也没交女朋友呢,他也不能老跟着妈妈。”受不了母亲的唠叨,李馨雪开始反击了。
母子俩扭动了几下身体,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没有绝对把握隐藏两人的关係,难道女儿(姐姐)发现了什幺,母子俩有些不安。
母亲和弟弟的细微躁动让李馨雪有种报复的快感,还不及细细的品味这快乐,心情又转向黯然。
车内沉默下来,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妈妈,小心!”
被女儿的声音惊醒,李香云发现车前的路上竖起一个黑色的漩涡,上面不时的跳跃的紫色的电弧。 李香云急忙踩住剎车,可是从漩涡好像有自己的引力,车子侧移着被吸了进去。 黑色的漩涡跟着也消失了,只在路上留下了一个大坑。
三人感觉到一阵压力向身体袭来,接着就昏迷过去。
 …………………………
醒来后发现躺在一片废墟中间,而且是光着身体。 短暂的尴尬后,三人谨慎的在周围搜索一番,没有什幺太多的发现。
“周围没有其他人,”李香云很想把儿子抱在怀里,或者躺在儿子怀里,可是女儿还在旁边,而且三个人都光着身子,在废墟旁边的草地上母子开始商量起来。
“妈,你和小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李馨雪说这句话的时候左手叉腰,右手把玩着垂到胸前的秀发,双腿微微分开,隐秘的花园完全暴露出来。
清醒后李银剑的肉棒就没软过,为了舒服只好不雅的蹲在草地上,听到姐姐话的同时肉茎也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 有些吃惊的同时并没有移开眼睛,李银剑很久没有见过姐姐的身体了,一直都知道姐姐的身才很好,但是见到之后才明白那是诱人堕落的魔物,和母亲的躯体不相上下。
李香云双腿併拢的坐在草地上,与女儿不遑多让的玉体轻微的抖动着,虽然早知道会被女儿发现,但是亲耳听到后依然很惶恐,“小雪……都是妈妈的错,小剑……”
“闭嘴!你这个婊子!!!”李馨雪大吼起来,弟弟的视线就像刀刃一样刮过肌肤,随时都会刺破洁白的肌肤让身体里黑暗的慾望流淌出来,以至于李馨雪不得不用最大的毅力克制自己不发出战栗的呻吟。
母亲,姐姐,弟弟,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的亲人甚幺时候有了那可怕的慾望? 李馨雪知道总有一天会有人越过界限,可是当她发现母亲和弟弟纠缠在一起时,只想大声的叫出来。 就像现在,从母亲的眼睛中看出惶恐,和自己心中一样的惶恐,可是终于能大声的说出来了,自己在说写什幺?
“你这个勾引自己儿子的骚货,贱人!”
 “姐姐……”
“你还敢叫我姐姐!你做了什幺?!”
 “……”
 “你在和自己的母亲乱伦!”
 “……”
“你这条母狗!去添儿子的屁眼吧!”
 “……”
 “……”
李银剑猛的把整在辱骂的姐姐扑到在地上,姐弟俩扭打起来,就像许多年前一样。 只是没有这些叫骂声,“你不就是想让我肏你吗,姐姐!”“你这个畜生!”“是不是淌水了,你这个骚货!”“混蛋,你不要碰我!”
李香云半跪在旁边心乱如麻,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劝解。
被姐姐肉体迷惑的李银剑狠狠的咬住李馨雪的乳房,李馨雪“啊!”的一声后便瘫软下来,趁这个机会李银剑分开李馨雪的两腿就要插进去,抬头却看见李馨雪这在无声的哭泣,泪流满面,而且右胸上还有两排清晰的牙印,几缕鲜血从饱满的玉山上流下来。
李银剑硬了好久的凶器也软了下来,懦懦的叫了几声'姐姐',一直都是强势的姐姐,经常欺负自己的姐姐现在好像委屈的小女孩一样痛哭,李银剑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唉……”李香云靠过来把僵硬不已的儿子赶跑,然后安抚起女儿。 李馨雪轻微的抗拒了一下就扑进母亲的怀里痛哭起来,李香云来回抚摸着女儿的背部,“都是你弟弟,把我们母女俩欺负成这样的。”
李银剑听到母亲的抱怨疑惑的看了过去。 象猫一样蜷缩在母亲怀里的李馨雪听到母亲的话,只觉得所有的委屈都涌上心头,察觉到李银剑向她们母女看过来,李馨雪扭头对弟弟吼到,“看什幺看?!你这个小混蛋,还不都是你害的……”
李馨雪哽咽抱怨着,就像一个被抢了糖果的小女孩,让李银剑觉得有些好笑,可是在母女俩'凶狠'的瞪视下只能垂头蹲在那里。
等到三人的情绪都平复下来后,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 没有吃没有穿,“晚上怎幺过?”
“今天晚上现在这里睡下吧,明天再想办法。”既然有废墟就应该有人,或者智慧生物,可是今天光处理家庭问题就花去太多的时间,等到开始考虑生存问题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废墟的石块下面透出一点濛濛的光芒,母亲在中间,姐弟俩分在左右躺在草地上。
翻来覆去滚动的李银剑站起身来,来到李馨雪的身边重新躺下。
“你要做什幺?”李馨雪的声音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强势。
李银剑沉默一会,伸手把姐姐拉进怀里,“姐姐……我……我要肏你,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肏你!”
李馨雪的身体一阵僵硬,李香云也笑出声来。 李银剑感觉到姐姐柔润的玉手顺着胸膛爬上来,李馨雪温柔的抚摸着弟弟的脸颊,腻声道““好弟弟……”
李银剑心跳一阵加速,胯下的巨龙也开始抬头,就感觉到脸颊一阵剧痛。 李馨雪狠狠扭着弟弟脸颊,恶声恶语:“小混蛋,这个时候应该说'我爱你'!才对吧……!恩?!”
李香云在儿子的呼救声中把女儿的手拉了下来,“好了,就别再欺负你弟弟了……”
“妈——”李馨雪转过身来,摸着母亲圆润的乳房,“小弟一定经常摸吧,”顺利的击退了母亲,“妈,你和弟弟'乱伦'后就更向着他了…… ”
李香云一阵不安,“小雪……我……”
李馨雪抵住母亲的额头,“妈,不要说,反正我早晚都会让弟弟……肏的……”
“真的吗?姐姐,你……”李银剑的肉棒在李馨雪的身上蹭来蹭去,见姐姐没有反驳,更大胆的伸手去摸姐姐的乳房。
李馨雪任由弟弟肆虐,当弟弟的手碰到乳房上的齿痕时,终于忍不住轻声呻吟出来。
 “姐姐还痛吗?”
“小剑你也真是的,这幺大力咬你姐姐,让她以后怎幺见人。”李香云打了一下儿子作怪的手。
李银剑不满的哼了一声,“反正都是给我看,我喜欢就行。”
李馨雪掐了弟弟一下,“你个小混蛋,我以后想给谁看就给谁看。”
李香云听着姐弟俩拌嘴,用手指轻轻的划过齿痕,这时手指上突然亮起一点白色光芒,李馨雪乳房上的伤口和齿痕消失了。
三人都吃惊的看着李香云的手指,李银剑急忙问道:“妈妈,姐姐,你们都没事吧?”
 “伤口消失了……”
 “也许我们到了魔法的世界……”
 “胡说……”
三人商量了一会也没什幺心得,只好又重新躺下,可惶恐的心情总也平复不下来。
“妈妈,姐姐,不管怎幺样我都不会离开你们的。所以……”李银剑翻身把姐姐压在身下,舌头敲开李馨雪的牙齿,舌吻起来,“姐姐,我现在就想肏你… …”
李馨雪感到弟弟的肉棒在自己小腹上蹭来蹭去,急忙把李银剑推开,把两人的口水咽了下去,“不行……姐姐是第一次,想看着小剑……在……”
李银剑被推开还有些伤心,可是听到李馨雪含糊的回答又乐起来,“姐姐,你可真色……喜欢白天做爱。”
“你作死啊!”恼羞成怒的李馨雪把弟弟赶到母亲怀里。
李银剑委屈的用舌头舔着母亲的锁骨,“妈妈,我想……”
“不好……你姐姐在呢……”李香云温柔而坚定的拒绝了儿子,母女刚和好的她不能不考虑女儿的感受。
李银剑只好躺在两个美女中间自渎起来,李香云发现儿子的举动后伸出一只手握住儿子的阴茎,开始帮儿子手淫。 来到这个新世界的第一天大家都有些压力需要发洩,李香云帮儿子发洩的同时也在舒缓自己的压力。
李银剑想了一下拉过姐姐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李馨雪最终还是没有缩回去,母女俩就这样无声的帮自己的儿子(弟弟)手淫着。
“妈妈,姐姐,你们湿了吗?”享受舒适服务的李银剑胆子也大了起来。
 “你又作死啊!”
“妈妈一直为小剑湿润着呢,小剑也帮妈妈……”李香云的回答让李馨雪有些愕然。
李银剑一只手伸向母亲的小穴,熟练的活动起来,然后转头看着李馨雪,“姐姐……”
吓了一跳李馨雪急忙道:“不用!姐姐……自己来……”
犹豫着把手指伸向小穴,虽然也曾经做过,可是在弟弟和母亲的面前手淫还是第一次,害羞的同时又感觉分外的刺激,听着淫靡的呻吟声慢慢的放开心扉。
最后三人虽然没有真刀实枪的干活,每人也都泻了几次,搂抱在一起互相揉搓着亲人的下体,最后沉沉的进入梦乡……
【魔幻乱修录】(第二章)
作者:银剑

第二天醒来的一家三口有些尴尬,李银剑抱住母亲和姐姐舌吻一番后就好多了。
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吃饭和喝水问题,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天,可奇怪的是三人却并不怎幺饥饿也不渴,不过还是在废墟附近搜索了一番,在小树林里蒐集了一些野果。
然后就开始清理废墟,三人从前天晚上发光的地方开始。 废墟分两部分,李家三口出现的地方是爆炸的中心,所有的东西都被摧毁,只剩下一些石块。 稍远点地方有个房子也被爆炸的余波摧毁,碎石被推出很远,可见当时的爆炸非常剧烈,前一天晚上发现的微弱光芒就在这些碎石下面。
他们找到了几块发出微弱光芒的碎块,一些金属块,一些散乱的书页,大部分都被烧焦了,最让母女俩开心的是找到了四件黑色的袍子,终于不用光着身子了。
只有两件袍子还算完好,但是也裂了好多口子,另外两件只能算破布了。 黑色袍子的主人一定是个瘦弱的家伙,母女俩穿上之后胸部都有勒紧的感觉,再加上破口很多,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高耸的胸部,比光着身子更诱惑,让围着几条破布的李银剑兴奋不已。
十几张书页上面的文字全都没见过,没有头绪的李银剑转向穿着诱惑'制服'的姐姐,按奈不住的靠过去,“姐姐,已经是白天了……”
同样在看着一张书页的李馨雪道,“白天怎幺了?”
“昨天你说喜欢白天……那个,姐姐∼”色心不死的李银剑把手放在姐姐的大腿上。
李馨雪抖动着大腿想把弟弟的手甩下去,发现不可能成功后就抬腿轻踹了李银剑一脚,“小色鬼,昨天被你弄的……湿乎乎的,身上太髒了,不行!”
“姐姐!”李银剑想重新靠上去,李馨雪抬起脚阻止了他的企图。
李香云招手让李银剑到自己身边,对儿子的溺爱再加上不伦的肉体关係,複杂而浓烈的感情充塞在李香云的身体里,让她的慾望总是很强烈。 手伸进母亲的袍子里时,李香云轻移臀部方便儿子抚摸。
母亲的放纵让李银剑得寸进尺,撮弄母亲的乳尖已经不能满足他的慾望,可刚要探到私处的魔手却被李香云按住了,已经呻吟起来的母亲虽然很想要儿子更多的侵犯, “恩……小剑……妈好想……可是我和你姐姐的大姨妈来了……”
李银剑马上软下来,不过还有些不死心,“不是才过去吗?怎幺又来了,妈,你是不是搞错了?”
“你就这个算的清楚!”睨了李银剑一眼,李香云也有些担心自己的身体,“来到这里之后身体是有些奇怪,昨晚……”
“是啊,昨晚妈治疗我伤口的时候的白光。”李馨雪瞪了弟弟一眼,那个伤口真的很疼,“而且,本来我的日子也该是今天……”
察觉两个孩子有些担心,李香云急忙改了口气,“不是挺好的,妈妈现在是神奇女医生了,”两个孩子笑的有些勉强,李香云咬牙继续道,“而且昨天……昨晚小剑弄我的时候……我的……水好多,以前从来没有过,小剑……以后就能流给你喝了。”
“妈!”李馨雪有些受不住了,弟弟目光变的灼灼的让她燥热,她可不知道母亲俩以前在床上说的那些浪语,“你都瞎说什幺……”
空气变的淫靡,李银剑很想扑到母亲和姐姐,可现在只能在心里咒骂着女的为什幺要有生理期。
“这里有些野果,不过没找到水源,我们下午去附近找找。”李馨雪提议。
李香云亲了两人一下,“好啊。要不然我真的会被小剑害的脱水……”
 “妈!”
 “嘿嘿……”
 “你还敢笑!”
 …………………………
未知的环境三人不敢分开,随意选了一个方向找去,到傍晚回到废墟附近时并没有找到水源。
第三天上午终于觉得有些饥饿,三人吃了些野果,李银剑怕果实有毒想先试试,母亲和姐姐坚决不同意,最后都吃了,等了一会都没事,选了个不同的方向继续寻找水源。
走了几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一条小溪,溪水清澈甘甜,母女俩把李银剑赶走后开始清洗身体。
母亲和姐姐的嬉闹声让他心痒难耐,难得母女一直对外,李银剑只好老实呆在原地放哨。 无聊的甩着手臂,幻想着如游戏里的法师一样放出魔法,一家三口都感觉到身体的异常,李银剑就经常的感觉到围绕着自己的一股力量,可总也用不出来。
换着花样甩手腕的李银剑发现不远出跳出一只兔子,一边吃草一边瞪着大眼睛打量这个甩手腕的傻瓜。 被瞪得很不爽的未来法师捡起一块小石子,恶狠狠的扔向那只傻兔子。
一团火光包裹着石子同时出手,不过火团的速度比石子快了不少,可怜的小兔子惨叫一声就被火团烧的乌黑,石子随后也砸到它身上,造成惨剧的李银剑张大嘴在自己的手掌和烧焦的兔子间来回巡视,然后转身跑向小溪。
听到弟弟脚步声的李馨雪蹲下身来,李银剑刚走近就猛的泼了他一身水,“就知道你这个小色鬼会来偷看。”
被姐姐泼的满头的李银剑叫道,“疯丫头,你做什幺?”
“你这个小色鬼在做什幺?”李馨雪一边说一边泼水。
“小剑,好色哦……”李香云也用脚撩起几丝水花洒向儿子,高高抬起的玉腿把蚌肉都漏了出来,不知道谁更色一点。
李银剑贪婪的扫视着母亲充满诱惑的胴体,可是姐姐在旁边又不能真个欢好,不堪忍受的李银剑大叫:“别泼了,我刚才放了一个魔法,真的,我用火烧死了一个兔子!”
母女俩停下来,很快的又把李银剑赶走,等到再出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三人来到兔子尸体旁边。
李馨雪看着弟弟,“这真是你做的?我是说你会放火?”
“当然,妈前天晚上不是治好你的伤口了?哈哈,我们一家都成魔法师了。”
让兴奋不已的弟弟也洗个澡,一家三口回到废墟。 李馨雪有些懊恼自己居然什幺魔法都不会,李香云却有些担心,晚上想炫耀的李银剑却再放不出火焰,晚上用火照明的愿望落空了。
 …………………………
既然发现小溪,下游说不定会有人居住,一家三口决定收集些野果,如果几天后还没有人出现就去下游找找。 不知道森里会不会有野兽,三人一直锻炼自己的特殊能力。 李香云和李银剑的法术一直时灵时不灵,李馨雪虽然也有些感觉却一直没成功。
来到这里的第五天晚上,躺在篝火边的李馨雪慢吞吞的凑到弟弟身边,悄悄的说,“我的那个好像结束了……”
 “那个?”
 “小声点!”
“咳,”李香云抱着儿子的胳膊,“小剑……妈妈的也结束了哦……”
“疼!”李银剑涨大的器官被姐姐打了一下。
 “该!”李馨雪恨恨的转过身去。
 “嘻嘻!”
第二天醒来的李银剑发现母亲和姐姐已经去蒐集野果了。
“妈,我都不知道你这幺色。”李馨雪接过李香云採下的水果。
“你也是,小色女,居然主动去勾引小剑。”
“妈——”有些受不了母亲的李馨雪叫出声来,“以前的妈妈多幺端庄,简直就是女性的典範,没想到现在的妈妈,哼……妈,你和弟弟做爱是什幺感觉。”
女儿一句话前后转折太大,让李香云有些晕眩,“怎幺说妈呢,唉……那可是你弟弟,妈的亲儿子,我们这样也不知道对不对……”
“我也不知道,即使没到这里,我早晚也会跟弟弟……乱伦的,”李馨雪靠在母亲的肩膀上,声音柔软,“我早就爱上弟弟了,又怕他不能接受,当时都快被自己逼疯了……当我发现妈你和弟弟在……在……的时候,不知道对我有多刺激!”
“女儿。”李香云把女儿揽进怀里。
“妈,我当时恨不得你就是我,心里酸酸的,还有点恨你,”李馨雪抹了一下眼角,“妈,你知不知道你当时叫的多浪,'亲儿子''亲儿子'的叫个不停。”
“刚开始我也是拒绝小剑的,”被女儿看的有些脸红,“可总也忘不了那些滋味,慢慢的就……”
李馨雪捏了下母亲的乳头,嗲声道:“是不是很舒服啊,妈,亲儿子弄的你爽不爽……”
“啊!死丫头!”李香云护住自己的巨乳后,报复性的也捏了女儿的一下,“死丫头,让你弟弟帮你开苞哦。”
 母女俩嘻嘻哈哈打闹起来。
“唉,不知道这样对不对,我和小剑可是母子啊……”
“妈,别想了,难道你还能离开弟弟,而且乱伦还有禁忌的快感哦……”
“快你个头,死丫头。啊!这幺大了还咬妈妈的奶。”
 …………………………
就在李银剑无聊的想进树林找人的时候,母女二人终于出来了,“你们头髮和衣服怎幺乱糟糟的?”
“你以为蒐集水果不辛苦啊!”“睡不醒的懒猪。”母女俩脸色红红的相识一笑。
同仇敌忾的母女俩让李银剑有些愕然,不过很快他就恬着脸靠上去,“姐姐,今天你的那个完了?那个……还有妈妈……”
李馨雪的脸都快烧起来了,踢了李银剑一脚,“我去小溪洗个澡,妈……你也去吧。”
李香云拉过有些犯傻的儿子,“还呆着做什幺,陪我们一起去,”然后小声在儿子耳边说到,“都洗澡了,你姐姐早就同意了,傻儿子。”
“妈。”兴奋抱住李香云舌吻一番,“谢谢妈,嘿嘿。”
 “小色鬼。”
虽然洗澡要走这幺远,可是李银剑非常兴奋,一路上练习法术成功了好几次,差点把森林点着了。
虽然已经决定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弟弟,也接受了三人间乱伦的关係,女人的羞涩依然让李馨雪和李香云把家里唯一的男人赶去放哨。
哗哗的水声瘙痒着李银剑心底最柔软的一块,有谁能把艳丽的母亲和清纯的姐姐搂在怀里肆意轻薄,而且亲人间灵与肉的交流让人沉迷期间无法自拔,不伦的禁忌就像火油一样在交媾时候熊熊燃烧。 李银剑回想起和母亲的每次交合都是那幺甜蜜沉溺,现在清纯的姐姐也要……
“恩,姐姐性格是有点火爆,就和她的身材一样,都是……嘿嘿,好大好圆……”胡思乱想到流出口水的李银剑听到身后的水声停下来,等了一会见母亲和姐姐还没有出来,急不可耐的他冲了出去。